有没有萨班斯方案所担忧的情形目前不得而知

2019-05-06 14:11

  美国是一个特别注重法制的国家,尚且认识到长期合作带来的道德风险,资本市场是一个利益错综复杂的市场,又事关各方的利益,如何让会计师事务所当好资本市场的守门人角色,避免安然公司悲剧的发生,从而在法律上规定会计师事务所主审合伙人或复核审计项目合伙人,为同一个客户服务不得超过5年,目的就是规避人情债的发生,毕竟长期合作,会出现一种难以割舍的感情,有的时候理性就会让步于感性,从而出现置法律规则于不顾,出现审计漏洞,给资本市场带来巨大的灾难性后果,不仅让投资者蒙受巨大损失,也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
 
  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安然公司中有没有出现萨班斯法案法案担忧的妥协无法追查,有的东西没有必要看过程,仅仅需要看结果,安然公司的审计会计师事务所因为安然事件被罚50万美元,罚款虽然不多,但是五年暂停业务,导致会计师事务所直接破产,世界五大事务所从此仅仅剩下四家,其结果还是十分悲催的。
 
  在一个财经懵懂的时代,笔者写过一篇短文《《萨班斯-奥克斯莱法》对我国资本市场的借鉴作用》在文中笔者关注到一个问题。
 
  萨巴斯法规定,会计师事务所主审合伙人或复核审计项目合伙人,为同一个客户服务不得超过5年,否则被视为非法。这是基于监管者对违法案件查处中得知,在长期合作中,由于员工的提升和报酬取决于该客户,事务所和员工跟客户就形成了一种复杂的人际关系,为留住客户,做出各种妥协的可能性大增,甚至帮助客户造假,由于惯性思维和审美疲劳,也不容易发现问题。
 
  从萨班斯法案制定初衷来看,还是出于防患于未然的角度看问题的,一个是切断商业利益与人际关系对审计客观的影响,那就是避免事务所和员工跟客户之间形成一种复杂的人际关系,在职业道德上掺杂了人际关系,容易被熟人误导,审核审计的独立性就会受到或多或少的影响;另一个是为了事务所的利益,获得长期客户,而向客户妥协甚至造假,那就是事务所从上市公司获得利益从而丧失审计审核的独立性原则,有点类似于我国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嫌疑;三是长期的合作,容易出现惯性思维,对于一些优质公司认为上市公司不会有财务造假,从而疏于核对,造成不可挽回的失误。
 
  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下称:正中珠江所)是康美药业2001年IPO时的中介机构,直至2018年年报的19年间,均为康美药业年报审核会计师事务所。在资本市场一家上市公司与会计师事务所有这样长期的合作也是为数不多的,17年以前,康美药业较长时间以来是市场投资者心里的白马股,业绩优良,可是长期的合作,终究是功亏一篑,出现了17年的巨大财务差错,正中珠江缘何没有发现这一财务差错,有待管理层的进一步认定,但是是不是有美国监管层担忧的因素呢?也是值得大家探讨的,也是值得制度层面去规避的。
 
  康美药业财务差错已经发生,我们在追查原因的同时,需要进一步探讨审核机构与上市公司之间的制度合作问题,那就是如何规避会计师事务所的职业道德不被某些因素影响
 
  最近中国资本市场迎来至暗时刻,一家超级白马股曝出财务差错,引发轩然大波,震惊A股市场和财经界、投资界,据第一财经,根据康美药业4月29日披露,2017年公司财务报表中,年末货币资金多计入299.44亿元,营业收入多计88.98亿元,营业成本多计76.62亿元。同时,经营性现金流多计入102.99亿元。而多记货币资金的同时,少记存货超过195亿元,少记在建工程、应收账款近13亿元。
 
  一份年报的公布,需要公司财务反复核对精确计算,也需要会计师事务所利用函证和监盘审计核对,可是竟然出现接近300亿元的财务差错,而且是出在可以较为容易点数的货币资金和存货上面,这就更加令人难以理解,是公司财务和会计师事务所都出现了疏忽吗?根据公司的公告,这不是造假而是财务差错,言外之意不是有意为之的造假,而是一种财务数据的处理不当,那么公司的内部审计制度是不是有点流于形式呢?
 
  公司年报需要具有独立的有资质的第三方会计师事务所审核,缘何会计师事务所没有发现这一问题?至今为止仍然是一个谜,作为局外人似乎不应该过度猜测评价。为康美药业服务的会计师事务所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并非泛泛之辈,而是行业精英,是广东排名第一的会计师事务所,在17年的康美药业年报中给出了标准的无保留意见,可是这一标准无保留意见闹了一个大乌龙,出现300亿元左右财务差错,有没有萨班斯方案所担忧的情形目前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