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大湾区产业结构有一个共性,就是“金融+”

2019-05-22 15:26

  在这个大背景下我们看到不同城市的差异化。一个国家、两种体制、三个关税区、四个核心城市,它不同的定位和差异非常明显。在发展这个地区的金融时,可能和纽约、东京、旧金山比,要更加多元。更加详细的梳理了一下大湾区这11个城市的GDP变化。2018年深圳、香港、广州三个地方的GDP加起来超过2万亿,深圳的GDP首次超过了香港。这也给香港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课题,对于香港在大湾区的独特竞争优势不在于经济规模有多大,更多的体现在它独特的金融功能的发挥。这个独特的金融体系怎么和大湾区这么差异化的城市之间形成一个“金融+”的模式。2017年金融业增加值,这几个地方都达到2000亿元以上,紧随其后东莞、佛山、澳门是大湾区金融城市群第二梯队,金融体量在200亿-500亿,第三梯队是中山、珠海、惠州、江门、肇庆,在200亿以下,是非常多元化的城市布局。
 
  从这些年发展的演变趋势看,2008年、2016年的产业结构。粤港澳大湾区大部分城市再提升产业结构质量的同时,整个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的产业结构,在坐标群里向右上角提升。这实际上是总体上包括金融在内的高端服务业的占比在持续上升的过程。这个过程中,港澳的优势不在结构、总量,在功能。港澳的服务业占比超过90%,与香港、澳门相比,珠三角9个城市的第二产业占比还是比较大,具备较为先进、完整的产业链。粤港澳三地产业分工形成了差异化。
 
  历史发展趋势很有意思,把整个大湾区金融业务的分布做了计算,会发现在2000年时,粤港澳大湾区或者大珠三角地区真正能称上金融中心的只有香港。因为在2000年时粤港澳大湾区的金融业其中的主要城市香港在大湾区金融业规模占比超过70%,达到73.5%。8年之后的2008年,香港、深圳的占比差距由62.9%缩小到35.3%。这两者的合计,香港+深圳占到大湾区金融业集聚规模的81.7%。到2016年,金融业集聚,在大湾区变成3个城市,香港、深圳和广州。这是一个典型的从香港单中心变成功能互补的港深穗多核心的演变形式。
 
  这是功能分化和布局分化的过程。这个过程里,独特的地理环境、体质环境造就的多中心格局。香港是纽伦港欧美主导的金融体系中很重要的一环。与此同时,中国本土的,比如港珠澳地区在内地珠三角地区制造业实体经济的需要形成了深圳和广州在岸的区域金融中心。这是一个独特的金融发展环境形成境外和境内共存的金融集聚区,香港还占有明显的优势。
 
  但往往在其他地区,同时又两个金融中心就有非常强烈的竞争。比如内地,有的交易所离得很远,你推出这个板我也推出这个板。但香港跟内地的竞争有很大的不同,我们从历史数据发现香港和内地的金融集聚区不是一个互相竞争的概念,而是一个互相需求和带动的概念。内地的金融集聚区的发展,往往从香港吸收了大量的金融资源,而香港金融业的发展,也是靠大量为内地来独到的金融服务之后形成的优势。它是一个很有趣的格局,虽然这么近的金融集聚区,但不是互相竞争,而更多是强烈的双边金融服务需求。从统计数据看到,香港和内地金融服务贸易,服务之间相互的带动和需求,不是一个简单的我在香港做了就不在国内做。这就像经常有很多人问我们哪个交易所开了什么板,是不是香港交易所就受到什么竞争的冲击和压力了。它是互相带动的。在国内产业扩张很快,到一定时候需要国际扩张,就可以上H股、国际并购,国际并购要开拓内地市场,就到国内上。它更多是相互的带动,相互的需求。
 
  在区分港珠澳地区,也不能忽略澳门的重要性。澳门也提出了错位发展、特色发展的设想,怎么打造澳门的特色金融。澳门在粤港澳地区人均GDP是最高的。它有一些独特的优势,地域狭小、规模小、产业结构单一,但规模优势在可以作为葡语系国家人民币清算中心,可以作为葡语系国家中国金融机构海外离岸区域管理中心。中国金融机构企业走出去,要在葡语系国家设有分支机构,可以在澳门设一个区域管理总部。因为法律体系、语言,便于沟通。也可以采取港澳独特体制和内地不同地区的自贸区+非地模式,包括跨境金融、绿色金融平台和金融科技、智慧金融的发展和探索。